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的位置:首页>历史瞬间>反右专辑>【历史档案】储安平/旧作:一场烂污

| 您好!今天是:  

 
   
 
 
 
 
 
储安平先生生前照片

1957年《光明日报》总编辑:储安平

(只担任了两个月就被打成“右派”了)

民国期间,储安平主编的民主进步刊物《观察》

民国期间,储安平主编的民主进步刊物
《观察》。点击浏览相关文章一场烂污


  1. 戴 晴:储安平与“党天下”
  2. 储安平:向毛主席、周总理提些意见(1957.6.2.《人民日报》报道)
  3. 1957年从“整风”到“反右”:《人民日报》上的原始记录
  4. 朱正:我对“反右”起因的解释
  5. 朱正/著《1957年的夏季:从百家争鸣到两家争鸣》
  6. 中央党校韩钢教授视频讲座:反右运动的前因后果(完整视频)(视频)
  7. 沈志华:一九五七年整风运动是如何开始的(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8. 中共中央关于《划分右派分子的标准》的通知(新华网)
  9. 应克复:反右斗争的历史后果(中国新闻网)
  10. 傅雷之死
  11. 【纪实】傅 雷——士可杀不可辱(视频)

  12. 应学俊:梁漱溟眼中有“章罗联盟”吗?——与胡新民先生商榷博客日报
  13. 【凤凰卫视/我的中国心】越是崎岖越平坦——章伯钧 (视频)
  14. 应学俊:《建国大业》、民盟及其它
  15. 应学俊:“皇上圣明,臣罪当诛”?——回顾自上而下的“反右扩大化”凤凰博报
  16. 杜光:“右派”索赔:权利意识的觉醒
  17. 陈子明:1957年“主动右派”的三种类型——“右翼知识分子”、修正主义者、维权者

 
储安平之子:储望华

储望华,储安平先生之子,钢琴家,现旅居澳大利亚。钢琴协奏曲《黄河》的主要执笔者之一。

早年,他曾经先后和殷承宗、刘诗昆、傅庚辰等音乐大家合作过多部钢琴协奏曲以及其他钢琴作品。由他创作和改编的钢琴曲如《解放区的天》、《翻身的日子》、《南海小哨兵》等等;大都被列入教材和业余考级比赛的规定曲目之中。

上世纪50年代初,储望华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主修钢琴,四年后转入理论作曲专业,潜心研究创作。又两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

因其父储安平被划为右派而被取消资格,遂转入钢琴系

1980年代初,储望华赴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学习现代作曲,三年后获音乐硕士学位。嗣后,储望华荣获澳大利亚迈基作曲比赛大奖,并成为澳音乐中心终身常任代表。

——资料来源:《北京青年报》2001年8月23日文《储望华操琴倾诉衷肠》

 

更多反右运动研究资料
请进入专辑……

输入关键词,搜索更多相关内容

 
 
   
【历史档案】
储安平/旧文:一场烂污(1948年11月6日发表于《观察》第5卷第11期)

作者:储安平 2003年编辑转帖/2015年6月更新

 

【本站按】储安平,解放前为爱国进步民主人士,多年担任教授、编辑,主编《观察》等进步刊物,针砭国民党当局时弊入木三分。至今仍可读到的《一场烂污》即是一例。

1949年到北平参加中共领导的“新政协”,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国家出版总署专员,新华书店副总经理,出版总署发行局副局长。1954年任九三学社中央委员、宣传部副部长,并当选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1957年任《光明日报》总编辑。在1957年中共“整风”期间,响应“鸣放”号召,做了《向毛主席、周总理提些意见》的发言(即反右中被称翻开尘封的历史为“党天下”的著名言论)1958年1月被打成资产阶级右派分子。1966年“文革”再遭残酷迫害,后失踪,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时年57岁……

(《储安平与“党天下”》1988年正式发表和出版)

 
   

全国空前骚动、朝野争战多日之后,政府终于放弃了他那“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限价政策!这是20年来这一个政府第一次在人民前面低头的一个纪录!在这20年中,这一个政府,凭借他的武力,凭借他的组织,凭借他的宣传,统治着中国的人民,搞到现在,弄得民穷财尽,烽火遍地。这次,在全国人民不可抗拒的普遍的唾弃下,他终于屈服了一次!

过去一个月真像是一场恶梦!在这一个月里,数以亿计的人民,在身体上、在财产上,都遭受到重大的痛苦和损失。人民已经经历到他们从未经历过的可怖的景象。他们不仅早已丧失了人生的理想、创造的活力,以及工作的兴趣,这次,又丧失了他们多年劳动的积储,并更进一步被迫面临死亡。

每天在报上读到的,在街上看到的,无不令人气短心伤。饥馑和恐怖、愤怒和怨恨,笼罩了政府所统治着的土地。地不分东南西北,人不分男女老幼,没有一个人相信这个“金圆券”。抢购抢购,逃卖逃卖,像大洋上的风暴,席卷了整个社会的秩序。抢购是一种“无言的反叛”,这是20年来中国人民受尽压迫、欺骗、剥削,在种种一言难尽的苦痛经验中所自发的一种求生自卫的行为。因为这种行为是自发的,所以这种行为能同时发生在政府统治区域中的大小各地,因为这个风暴已是全国性的,所以这个风暴已经威胁到政府政权的安全。

中国的人民是可怜的,在政府种种秘密的监视下不能有什么大规模的组织,因之也不能发生任何足以左右政府政策的有效力量。这次的全民抢购,骨子里的意思是人民不相信这个政府,然而可怜的久在淫威之下的中国老百姓从来不能正面站起来对政府表示不信任,全民抢购从政治的观点来说也只是一种人民不和政府合作的消极反叛,然而只要是真正威胁到了人民的生存,即使是一种消极的反抗,或者如我前面所用的一个名词,“无言的反叛”,但也足够震撼政府的命脉。在中国近代的历史上,这是一次崭新的教训。

“纸币”本来只是一张纸,它本身并没有任何价值,它的价值都系于发行这个纸币的政府的信用。有一个“市民”曾在上海各大报纸登载大幅的广告,质问一般市民:为什么美国人民有了美钞不去抢购呢?为什么英国人民有了金镑不去抢购呢?为什么中国人民拿了金圆券就要去抢购呢?

这问题真是问得漂亮!可是我们反问一下,为什么中国人民在以前(在10月31日以前),有了美钞英镑并不一定要去抢购物资呢?为什么在中国的美国人英国人有了中国的金圆券,也一样的要把它用掉,不要放在手里呢?稍稍一想,这里面自有道理。

严格的说来,要以改革币制来解放中国当前的经济危机,本来是个幻想。发行法币的是这个政府,发行金圆券的也是这个政府,这同一个政府,法币的信用既然不能维持,难道金圆券的信用就能维持了吗?

有人认为这次的改革币制和最近的放弃限价,都是为了人民。实际上真是如此吗?老实说,无非因为当前的经济情景实在不太像样,有点可怕,假如不改,恐怕政府要站不住了!改吧,改吧,乱七八糟先改它一下,暂时麻醉一下人民;后来弄到全国抢购,乖乖不得了,看上去可能要出什么乱子,威胁政权,所以只好放弃限价。

这一切,说得漂亮是解除人民的苦痛,骨子里还不是要安定自己的政权?而在改革币制时,政府命令人民将平时辛辛苦苦积蓄的一点金钞,一律兑成金圆券;政府只要印刷机器转几转,可是多少老百姓的血汗积蓄,就滚进了政府的腰包里去了。政府拿这些民间的血汗积蓄,去支持他的战乱,使所有国家的一点元气,都送到炮口里轰了出去!上海的老百姓都在回想他们在敌伪时期所经过的一切,日本人管得再凶,也没有弄到连饭都没有吃,连买大便纸也要排队的程度;日本人逼得再紧,也没有把民间的金银收完——就靠这点元气,胜利后各地慢慢恢复各种小工商业的活动。现在呢,一切完了,一切完了,作孽作孽,每一个吃亏的老百姓心底里都在咒诅,有一肚皮眼泪说不出来!

70天的梦是过去了,在这70天中,卖大饼的因为买不到面粉而自杀了,小公务员因为买不到米而自尽了,一个主妇因为米油俱绝而投河了,一个女儿的母亲因为购肉而被枪杀了,还有不知多少悲惨的故事报纸上没有传出来。

我相信这些人都是死难瞑目,阴魂不散的。许多良善的小市民,都听从政府的话,将黄金白银美钞兑给了政府,可是曾几何时,现在的金圆券已比八一九时期打了个对折对折了!惨啊,惨啊!冤啊冤啊!一个只要稍微有点良心的政治家,对此能熟视无睹,无疚于中吗!

70天是一场小烂污,20年是一场大烂污!烂污烂污!20年来拆足了烂污


①“拆烂污”:(音:cā làn wū;《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拆”仅有读音chai)。“拆烂污”是南方方言,上海人用得更普遍。意思是做事苟且马虎,不负责任,致使事情糟到难以收拾。。

拆烂污”实际上原为“出烂污”。烂污——肚泻者排出的废物,出——古代大小便为“出恭”。吴语中“出”、“拆”同音,为了看起来文雅一些,就写成了“拆烂污”,指做事不负责任、不守信用、胡来。大到破坏大自然平衡和社会的平安,小到生活的琐事,都可冠之以“拆烂污”。这个词相当形象,寥寥三字,道尽了人们对拆烂污之人之事的鄙薄和厌弃。

【编后】历来,国内外负责任的新闻媒体必然肩负着以舆论监督政府和执政党治国理政行为的重任,即当今所谓“媒体监督”。

从这篇抨击国民党政府统治的《一场烂污》完全可以看出,储安平正是这样有担当、有勇气、有良知和责任感的媒体人。

国民党蒋介石是卑鄙的,他们对某些人会采取暗杀或构陷的方式迫害,1957年被打成“右派”的罗隆基就上了蒋介石的黑名单。但幸运的是,储安平倒还未遭此劫难。但储安平没想到,1949年以后,媒体的“责任、良知”概念全变了,所以在国民党时期并未遭难的储安平,在1957年“摊上大事儿”了,并延续至“文革”,终于,这条勇敢的、有责任感有担当的媒体人的生命,人间蒸发了……怎不发人深省?怎不令人发指!这,不也是“一场烂污”?

 

 

 
   

【上一页】 1  【下一页】

 
   
 
   

 上一篇:戴晴:储安平与“党天下”

 
   

 下一篇:面对血写的文字——初读林昭:《致人民日报编辑部信》(作者:钱理群)

 
 
 

 
                       
 
 
 

凤凰网在线直播

 

中华在线汉语辞典

 

       
 
 
版权所有©“教育·文史哲”网站(原名【语文·教育·研究】) 2003-2022  建议使用谷歌或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 |
关于本站及版权声明   联系本站 E-mail:yxj701@163.com   信息产业部备案号:皖ICP备090153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