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   财经   教育   旅游   健康   生活   汽车   I T   房产  网视   评论  图库  论坛  博客  
数字报纸
     新闻中心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财经  |  社会   |  文娱  |  体育  |   科技   |  教育  |   长三角   |   图片
   嘉兴新闻    |  时政 |   经济 社会  | 文体  |  科教  |   县区  |  图片  |   视 频  |  外媒  |  专题  | 日报特刊 晚报周刊
日报特刊 > 江南周末―视听悦读
披露不为人知的内幕:傅雷之死真相
www.cnjxol.com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07年12月14日 09:26:58

叶永烈著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11月版

叶永烈多年从事当代重大政治题材纪实文学创作,所涉都是高度敏感题材和高度敏感人物。他的作品许多是独家的,涉猎了很多特殊人物,他们的知名度很高,但是透明度较低,作家直闯“禁区”,在历史的“角落”里发现了诸多值得发掘的“现代文物”,抢救出许多历史老人头脑中的珍贵史料。

在中国鸿儒夫妻中,傅雷和其表妹朱梅馥是其中一对经典夫妻。在1966年9月2日“文革”期间的一个夜里,天才翻译家不堪凌辱,两人双双自杀。但对于他们如何自杀,一直有不同说法。叶永烈新作《出没风波里》解密了傅雷夫妇自杀真相。——编者

傅雷夫妇的结婚照。傅雷和其表妹朱梅馥订婚之后,曾去法国留学。留学期间,他和一位法国女郎产生过恋情,但这段恋情很快结束。此后,他一生没有再辜负过朱梅馥。两人相敬如宾,终身相爱。

发现了重大差错

在采写《家书抵万金——傅雷与傅聪》的过程中,我采访了傅雷家的保姆周菊娣,她告诉我,傅雷夫妇是喝敌敌畏自杀的。傅雷的两个儿子傅聪和傅敏也这么告诉我。我把傅雷夫妇喝敌敌畏自杀写进了报告文学《傅雷之死》,交给《报告文学》。但在发表之前,我紧急通知《报告文学》编辑部:《傅雷之死》暂缓发表!因为我对其要作重大修改。我庆幸在《傅雷之死》发表之前,发现了我的重大差错。

傅雷在上海吕班路(1934年2月)

发表前,为了更加准确起见,我认为应该到公安部门核实一下傅雷的死因。

在上海公安部门的帮助下,我查阅了傅雷的死亡档案,这才弄清傅雷之死的真实情况。

验尸报告指出,傅雷夫妇是上吊自缢……

那么重要的目击者、当事人保姆周菊娣为什么说傅雷夫妇是服敌敌畏自杀的呢?

傅雷夫妇为庆祝傅聪出生合影留念(1934年)

我再度访问了周菊娣,又访问了法医及当时处理现场的户籍警,终于弄清真相:那天上午8时30分,周菊娣迟迟不见傅雷夫妇起床。按照傅雷家的规矩,保姆是不能随便进入主人卧室的。只是由于情况异常——傅雷夫妇连续被斗四天三夜,今天这么晚没有起来,会不会发生意外?一直等到9时45分,仍不见有任何动静。当周菊娣走近傅雷夫妇卧室的时候,敲了敲房门,傅雷夫妇没有回答。周菊娣又敲了敲房门,傅雷夫妇仍然没有回答。周菊娣把房门敲得很响,傅雷夫妇还是没有回答。周菊娣感到情况不妙,她非常紧张地推门,门没有反锁。她见到傅雷夫人直挺挺躺在地上——实际上,傅雷夫人当时并没有倒在地上,是保姆神经过分紧张造成的错觉。周菊娣吓坏了,不敢再看一眼,就连忙跑到派出所报案。

户籍警左安民赶来,进入傅雷夫妇卧室,保姆一直不敢进去。后来,当周菊娣终于硬着头皮进入现场时,傅雷尸体已经被左安民放在躺椅上。周菊娣见到傅雷身上紫色尸斑,误以为服毒身亡。保姆凭自己的推测,以为傅雷夫妇是服敌敌畏自杀的。

户籍警的回忆

我在1985年7月10日找到了当年的户籍警左安民。他是第一个进入现场的人。他的回忆,澄清了一些关于傅雷之死的误传。

傅雷夫人朱梅馥与傅聪、傅敏合影(1939年)

以下是根据他的谈话录音整理出来的:

1966年9月3日上午9时多,我接到傅雷家保姆的报告,就赶去了。当时,傅雷卧室的房门关着,但是没有反锁。我使劲儿一推门,看见傅雷夫妇吊死在卧室的落地钢窗上。钢窗关着。夫妇俩一左一右吊在钢窗的横档上。傅雷先生在右边,傅雷夫人在左边。我推门时劲儿太大,一股风冲进去,傅雷先生上吊的绳子就断了。他掉了下来,正好落在旁边的藤椅上。我赶紧把门关上,打电话给长宁分局,治保科的经志明等人来了,我们一起进入现场。我走上前,把傅雷先生扶正,躺在藤椅上。所以,后来进入现场的人,都说傅雷先生是躺在藤椅上死去的。其实不是那样,是我把他在藤椅上放好的。他们上吊用的绳子,是浦东的土布。那是一床土布做的被单,撕成长条,打个结。你看,死亡档案上有当时拍的照片。这土布上有蓝色方格。照片上右面那个断了的布条,就是傅雷先生的。当时,地上铺着被子。被子上是两张倒了的方凳。我把傅雷夫人放下来,放在棉被上。

傅雷夫妇在上海江苏路宅邸书房内(1965年)

长宁分局治保科和长宁区法院有关人员,一致认为傅雷夫妇是自杀。当时,除了把上吊的布条拿回去拍了照之外,现场没有拍照。傅雷先生死去的时候,穿的是汗衫、短裤,夫人穿的是睡衣。尸体曾被用车送到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法医检验所检验,法医是蒋培祖。他们根据颈部有马蹄状索沟,断定为自缢致死。身上有灰紫色的尸斑,说明死亡已有好几个小时。区法院来了十多个人。我当时跟他们一起在傅雷家清点财产。我记得,花了两天两夜。当时曾发电报给傅雷在北京的一个儿子(引者注:即傅敏)。他回电说,后事托他舅舅(引者注:即朱人秀)处理。

傅雷死的时候,留下遗书和好几个信封。信封里装着东西,上面写着给谁。我没有动过。后来,朱人秀来了,遗物是他跟法院一起处理的。

起初,傅雷的亲属不相信傅雷自缢——因为他们一直听保姆说是服毒而死。经我说明了档案所载的事实,出示死亡档案复印件,他们信服了。

傅聪、傅敏参加父母的追悼会(1976年4月26日)

(摘选自《出没风波里》,本文有删节)

□相关链接

一代翻译巨匠傅雷

傅雷(1908—1966),一代翻译巨匠。幼年丧父,在寡母严教下,养成严谨、认真、一丝不苟的性格。早年留学法国,学习艺术理论,回国后曾任教于上海美专,因不愿从流俗而闭门译书,以“稿费”谋生计,未取国家一分俸禄,可见其一生事业重心之所在。傅雷数百万字的译作成了中国译界备受推崇的范文,形成了“傅雷体华文语言”。

傅雷几乎译遍法国作家如伏尔泰、巴尔扎克、罗曼·罗兰的重要作品,有《约翰·克利斯朵夫》、《贝多芬传》、《托尔斯泰传》、《米开朗琪罗传》、《高老头》、《欧也妮·葛朗台》、《老实人》、《天真汉》等共30余部作品。

来源: 嘉兴日报    作者:    编辑: 张丽萍

  相关新闻
·在线访谈邀请名中医为您开冬令进补“膏方”
·嘉兴日报社设备招标公告
·“绝对唱响”全国亚军王睿周四作客嘉兴在线
·11月15日南湖讲坛:美国金融危机与国际经济形势
·直播:嘉兴市德模巡讲总结表彰大会暨演讲总决赛
·第九个记者节 你想不想过把记者瘾
·11月4日南湖讲坛:全球化与服务质量
·领票公告
·嘉兴日报公开招标财务管理软件
·徐州日报年薪6万诚聘评论员、财经记者及美术编辑
 
浙ICP备05017988号 浙新办[2006]29号 嘉兴日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中国浙江省嘉兴市迎宾大道99号 邮政编码:314001 网管:(0573)2532631 广告:(0573)2533128
E-mail:jxrb@jxdaily.ne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