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关于本站 语文教育 陋室斋 教育理论 教育随笔 教育技术 陶行知研究 历史瞬间 视听苑 本站时评  
  首 页重读历史历史钩沉赵丹遗言:管得太具体,文艺没希望 | 您好!今天是:
  相关链接
  1. 应学俊:谁说中国拍不出《纸牌屋》?中国文艺创作网发布)(共识网发布
  2. 应学俊:封杀争鸣与“理论自信”
  3. 【新闻链接】冯小刚就内地电影审查制度提议(有人说是“炮轰”)

  4. 中国新闻周刊:赵丹遗言 《管得太具体,文艺没希望》(发表前后详情)
  5. 人民日报原副刊编辑/袁鹰:赵丹《管得太具体,文艺没希望》发表之后……
  6. 【凤凰大视野】非常电影之《武训传》视频
  7. 【凤凰大视野】非常电影之《清宫秘史》
  8. 新中国第一场声势浩大的政治思想运动(批武训什么?)

  9. 视频:水木清华90年:文革中被迫害和被迫害致死的知识分子视频
  10. 更多历史视频、音频
  11. 毛泽东:《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试解读)
  12. 聂元梓的大字报原文:宋硕、陆平、彭佩云在文化革命中究竟干些什么?
  13. 聂元梓——从造反到炼狱
  14. 音频/文本:中共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1966年6月8日)
  15. 中央党校韩钢教授解读“文化大革命”发生的原因   相关视频视频
  16. 揪斗刘少奇(1967年7月至8月) 视频
  17. 图/文:文革死难者一隅  图读文革(多图)
  18. 张郎郎:关于文革中的“一打三反”运动
  19. 1966年4月10日 中央批准《林彪同志委托江青同志召开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纪要》全文)
  20. 文化革命40年祭(专辑链接/资料丰富)
  21. 本站文化大革命研究专辑
  22. 文革大事记
  23. 视频:文革博物馆
  24. 遇罗克 / 张志新 / 李九莲 / 王申酉
  25. 本站评论:历史——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搜索本站更多内容     

 
赵丹:管得太具体,文艺没希望
撰稿:赵丹(遗言/1980年) 来源:摘自《赵丹自述》大众出版社 本站编辑转载

著名电影演员:赵丹《人民日报》正开展“改善党对文艺的领导,把文艺事业 搞活”的讨论。

看到“改善”、“搞活”的标题,颇喜;看到“编者按”中“党对文艺工作的领导必须改善,通过改善来达到加强,在这方面我们是坚定不移的”,又忧心忡忡了。我不知道“编者按”中“我们”的范围有多广。我只知道,我们有些艺术家--为党的事业忠心耿耿、不屈不挠的艺术家,一听到要“加强党的领导”,就会条件反射地发怵。因为,积历次运动之经验,每一次加强,就多一次大折腾、横干涉,直至“全面专政”。记忆犹新,犹有特殊的感受。此后可别那样“加强”了。

我认为:加强或改善党对文艺的领导,是指党对文艺政策的掌握和落实,具体地说,就是党如何坚定不移地贯彻“双百”方针。

至于对具体文艺创作,党究竟要不要领导?党到底怎样领导?

党领导国民经济计划的制定,党领导农业政策、工业政策的贯彻执行;但是党大可不必领导怎么种田、怎么做板凳、怎么裁裤子、怎么炒菜,大可不必领导作家怎么写文章、演员怎么演戏。文艺,是文艺家自己的事,如果党管文艺管得太具体,文艺就没有希望,就完蛋了。“四人帮”管文艺最具体,连演员身上一根腰带、一个补钉都管,管得八亿人民只剩下八个戏,难道还不能从反面引起我们警觉吗?!

哪个作家是党叫他当作家,就当了作家的?鲁迅、茅盾难道真是听了党的话才写?党叫写啥才写啥?!那么,马克思又是谁叫他写的?生活、斗争--历史的进程,产生一定的文化、造就一个时代的艺术家、理论家,“各领风骚数百年”。从文艺的风骨——哲学观来说,并不是哪个党、哪个派、哪级组织、哪个支部管得了的。非要管得那么具体,就是自找麻烦,吃力不讨好,就是祸害文艺。

每一层主管文艺的领导者,都说自己“是坚持党的文艺方针,坚持革命文艺思想的”,仿佛惟有文艺专家们倒是眼花耳聋缺心眼的芸芸众生。否则,建国三十年了,“五四”新文化运动六十年了,全国无产阶级文艺大军已号称数百万,为什么从中央以至各省、区、县、公社、厂矿,几乎都还总是要请个不懂或不大懂文艺的外行来领而导之,才放心呢?真是百思不得其解的逻辑!尤其,越是高级的领导是外行时,权力又高度集中,于是在外行向内行的转化过程中,百万文艺大军都得跟着踏步踏地转,何况有的领导还不肯转,因为一转化为内行,可能又不能当领导了呢!更何况生活的急遽进行速度,内行也追之不及,表现费力,再加上干扰重重,致使目前文艺阵地较受欢迎的作品,大多数也只是达到街谈巷议的大实话的水平而已。

各文学艺术协会,各文学艺术团体,要不要硬性规定以什么思想为唯一的指导方针?要不要以某一篇著作为宗旨?我看要认真想一想、议一议。我认为不要为好。在古往今来的文艺史上,尊一家而罢黜百家之时,必不能有文艺之繁荣。

在人大和政协五届三次会议上,代表们热烈地讨论体制问题。“体制”二字,我们艺术家原本是生疏的。后来渐渐发现:我们懒得管“体制”,“体制”可死命管住我们;逼得我们不得不认真对付对付它

试问,世界上有哪几个国家,像我国这般,文艺领域中的非业务干部占如此大的比例?咱们这社会,不兴说谁养活谁,因为除农民和青年(以及部分老年和妇女)外,总算各有“铁饭碗”一只。但是,为什么要死死地拽住那么多非艺术干部来管住艺术家们呢?有些非艺术干部在别的工作岗位上也许会有所作为的。可是,如今那么多“游泳健将”都挤到一个“游泳池”里,就只能“插蜡烛”了。每一位“领导艺术”的干部,为了忠于职守,总要就艺术创作发言,各有一套见解,难于求得统一。像拍摄《鲁迅》这样的电影吧,我从一九六○年试镜头以来,胡髭留了又剃,剃了又留,历时二十年了,像咱们这样大的国家,三五部风格不同、取材和角度不同的《鲁迅》也该拍得出来,如今,竟然连“楼梯响”也微弱了。这不是一个演员的艺术生命经不起的问题,《鲁迅》影片迟迟不能问世,实也联系到新一代的鲁迅式的文艺家之诞生

文艺创作是最有个性的文艺创作不能搞举手通过!可以评论、可以批评、可以鼓励、可以叫好。从一个历史年代来说,文艺是不受限制、也限制不了的。

习惯,不是真理。陋习,更不能遵为铁板钉钉的制度。层层把关、审查审不出好作品,古往今来没有一个有生命力的好作品是审查出来的!电影问题,每有争论,我都犯瘾要发言。有时也想管住自己不说。对我,已经没什么可怕的了。只觉得絮叨得够了,究竟有多少作用?……□ 

一九八○年九月于病床上 

 (下一页:袁鹰:赵丹遗言发表之后……

-----------------------------------------

延伸阅读
   陶行知与江青
   中共新闻网/1983年3月16日/“文革”风云人物被判刑


上一页 1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