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关于本站 语文教育 陋室斋 教育理论 教育随笔 教育技术 陶行知研究 历史瞬间 视听苑 本站时评  
  首页历史瞬间《人民日报》历史记录章乃器:在统战部召开的工商界人士座谈会上的书面发言 | 您好!今天是:  
  相关链接
章乃器像

 章乃器(鼠标移到相片上,看简介)

 
  1. 【专辑】从“整风”到“反右”:1957年《人民日报》上的历史纪录(本站整理)
  2. 中央党校韩钢教授视频讲座:反右运动的前因后果(完整视频)(视频)

  3. 章乃器:中共的诤友(作者:翟作君、王蕙炎)
  4. 章乃器在1957

  5. 千古奇冤 无稽之谈:章罗同盟
  6. 【凤凰卫视·我的中国心】越是崎岖月平坦——章伯钧 (视频)
  7. 应学俊:梁漱溟眼中有“章罗联盟”吗?——驳胡新民《梁漱溟眼中的“章罗联盟》
  8. 应学俊:《建国大业》、民盟及其它
  9. 应学俊:“皇上圣明,臣罪当诛”?——回顾自上而下的“反右扩大化”凤凰博报
  10. 应学俊:驳胡新民《真实的反右 深刻的教训》(上篇)(下篇)
  11. 终生不予改正的中央级“右派”
  12. 李昌玉:章伯钧——一号右派的一号秘辛 新信息
  13. 章诒和忆文革:黄苗子告密聂绀弩 冯亦代卧底章伯钧
  14. 安徽省社科院/宋霖:公正评价1957年的章伯钧——兼与《毛泽东传(1949-1976)》作者商榷(《党史研究与教学》2005年第1期)
  15. 章伯钧网上纪念馆

  16. 他们是如何躲过“右派”帽子的?新信息
  17. 中共中央关于《划分右派分子的标准》的通知(新华网)
  18. 应克复:反右斗争的历史后果(中国新闻网)
  19. 朱正著/1957年的夏季:从百家争鸣到两家争鸣
  20. 钱理群:1956、1957年中国的农村、工厂与学校(点击这里:可下载word版浏览新信息

  21. 中国新闻网/陈远:《史海:1957年《人民日报》上的储安平》(2011年8月发布)
  22. 网易/《党史月刊》:公开质疑“党天下”:储安平被打成右派后人间蒸发
  23. 戴晴:储安平与“党天下”
  24. 【南都网/腾讯网】储安平:一个政论家的深刻和远见(2013.10)新信息
  25. “大右派”葛佩琪真是要“杀共产党人的头”吗?

  26. 组织力量反击右派分子的猖狂进攻(一九五七年六月八日毛泽东起草中共党内指示,当时未公开发表)
  27. 毛泽东: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应当批判(一九五七年七月一日,毛泽东为《人民日报》写的社论)

  28. 应学俊阅读札记:不可忘记的“夹边沟”(系列图文/视频)(另见:中国文艺创作网
  29. 杨显惠著《夹边沟纪事》
  30. 朱正/1957:中国现代知识分子的消失
  31. 50年代末期,民主气氛为何消弭?(选自《中国民主建设60年:梦想照进现实》)
  32.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王来棣:毛泽东的知识分子政策
  33. 五七年在工农中的反右运动 使大跃进通行无阻(另一链接)
 

搜索本站更多内容

 
 

本页浏览:人次

1957年6月10日《人民日报》报道

在中共中央统战部召开的工商界人士座谈会上 章乃器的书面发言

章乃器,(1897-1977),汉族,浙江青田人,救国会“七君子”之一,中国近代史上一位特立独行的爱国民主先驱。我国著名的爱国民主人士,中国资信业第一人。

章乃器1918年毕业于浙江商业学校(今浙江工商大学)。后从事金融工作,曾在上海任浙江实业银行副总经理。创办《新评论》月刊。1936年5月,在上海成立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发表声明,响应中国共产党“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同年11月,在上海与沈钧儒、邹韬奋等同时被国民党政府逮捕,世称七君子事件

1937年七七事变后获释。抗日战争时期,任安徽省政府委员、财政厅厅长等职。1939年在重庆创办上川实业公司和中国工业经济研究所,从事经济活动。

1945年底参与发起成立中国民主建国会(“民建”),任中央常务委员。1948年底到东北解放区。1949年9月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历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政务委员,中央财经委员会委员,中央人民政府粮食部部长,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第三届委员,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央副主任委员,全国工商联副主任委员。

1957年因言获罪,被划为右派。1977年逝世于北京。1980年恢复名誉。

撰稿:人民日报  来源:原载《人民日报》1957年5月22日) 本站编辑转载  

(图:《人民日报》报头)

读了6月6日和6月8日中共中央召开的工商界人士座谈会的报道,我愿意发表如下的几点意见:

(一)

我觉得“抵抗改造”、“离开社会主义”、“离开党的领导”……一类的大帽子多了一些。这样会使还不敢大放大鸣的工商界人士更加滋长了顾虑。实际上,即以受到批评最多的李康年同志来说,他的建议的用意仍然在于早点消灭资产阶级,摘掉资产阶级帽子;那就没有理由说他是要离开社会主义,而只能说他是过急地追求社会主义和不问条件是否成熟就想摘帽子。而摘帽子的同时,又要求过多的赎卖金。用推论的方法追究思想根源,也应该实事求是,力求全面;不应抓住一部分或一点来推,而且一推就是十万八千里。实际上,要求早点摘帽子,是工商界普遍的思想。回想在解放以前,我们向工商业家做工作,只要有人稍稍表示同情社会主义,我们就珍若拱璧,视为工作的重大胜利。当然,时代是不同了,看问题应该结合形势的发展。但对于不愿意再被称为资本家的人反而说他是离开社会主义,那是无论如何都说不通的。我想,只要根据宪法规定,给工商业家以平等公民的待遇,他们是可以少安毋躁的。这就必须诚心诚意地帮助党做好整风工作。

(二)

×××同志说我批评“统战部在参加宗派活动”,这是不实在的请查一下五月十四日人民日报的原文,我说的是“因而曾经助长了一些独裁作风和家长作风。自然也就助长了宗派活动。……看起来有时似乎统战部在参加宗派活动。实际上,今天在民主党派中进行宗派活动,如果不是若隐若显地拿起统战部的幌子,是不大可能的说“助长”,说“看起来似乎”,说“幌子”,这同×××同志的“在参加”是有多大的出入呢?这是有意的睁开眼睛撒谎,还是健忘呢?他还说,民建内部有左、中、右的分别,有一些人的看法与党的方针、政策比较一致,这是对的。但我要再问一下:在党提出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和“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方针之后,居然还有人对思想问题组织“围剿”,这是不是与党的方针政策一致的呢?他还谈到骨干分子是否参加宗派活动的问题。我的看法是“骨干分子一般地不会参加宗派活动,骨干分子参加宗派活动,是领导人的宗派主义造成的。”

(三)

看来,直到现在,对于“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和“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方针,仍然还有许多人没有想通或者没有完全想通。这中间,有一部分人是没有认识到今天我们的党和我们的国家的强大,怕整得太狠就要整垮了。这些是好良心人,但也应该对他们说明白:我们不怕伤风、感冒。

另有一部分人,他们对于党的伟大方针仍然存在着试探的意味,怕表面宽大、内里并不那么宽大,怕“放”了之后要“收”,“收”的时候要反过来整,因此,还是“保留三分”、“观望一下”为好。这些是世故较深的人,他们对党的方针是信任不够的。还会有少数人,是乘机用贬低别人来抬高自己的方法,以求对自己有利,表现了“唯我独忠”的姿态。这种人的思想就值得检查了。应该明确,在目前,忠诚接受党的领导和忠于社会主义事业的,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大多数人,忠于接受党的领导和忠于社会主义事业,并不是什么希罕的事;在帮助党进行整风的时候,只要是根据事实,是从团结的愿望出发,完全可以不提优点、只提缺点,这是正常的;和党共事日久,说话不从“拥护一番”说起,而是老老实实“开门见山”地说,更是正常的。这都说不上什么“脱离社会主义”或者“脱离领导”。当然,也是根据事实,也是从团结的愿望出发,对别人的批评进行反批评,也是完全可以的,是正常的。不能只许说反面的,不许说正面的。扣帽子也没有什么,只要不乱扣。

(四)

×××同志批评我曲解了斯大林“共产党员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一句话。

首先我不同意他的方法。这一句话对某些党员会起到什么影响,我认为应该从客观实际去找。这样,整风期间报纸上的报道就已经提出不少的材料了。×××同志刚刚相反,他从列宁文选里去找,找出斯大林演说的全文来谈问题。这是标准的教条主义的方法。应该问一问:究竟是联共党史发行的广泛呢,还是列宁文选发行的广泛呢?究竟有多少人能同×××同志那样,在读联共党史的时候要到列宁选集里去找根据。自然,即使找出了根据,仍然不能说明斯大林这句话是科学的。×××同志还说:“章乃器同志说在‘过五关’之后还要有‘脱胎换骨’‘抽筋剥皮’的最后一关。”这不是睁开眼睛撒谎,便是健忘。我所说的是可以被敌人用来进行反宣传,在“脱胎换骨”之下加上“抽筋剥皮”。×××同志这样的辩论作风,究竟正派不正派,是值得他考虑的。

(五)

此外,还有些类似谩骂的“批评”,我认为不值得争辩。的确,群众是能够辨善恶的。有许多有关理论性的问题,请大家在我所写的《关于中国民族资产阶级两面性问题》和《关于工商改造辅导工作的几个问题》发表以后,再给以批评,我也暂不作答。关于我在《工商界》发表的文章用了民建副主任委员的头衔一点,我要说明:我从来发表文章都不愿用什么头衔,这次是由于《工商界》编者的要求我才同意的。我也没有理由不同意,因为我的确负有这样的头衔。同时,用了这样的头衔,也不意味着就代表什么组织。文章总是表达自己个人的意见的。所以,我也看不到任何人有权力可以制止一个人发表文章用头衔。对这点,我毫无成见,请法学家加以研究吧!

(六)

最后,我愿意告诉工商界:整风运动是一定要进行到底的;共产党绝不会做半途而废的事情。共产党代表了工人阶级忠诚老实的品质,是不会表面一套、里面一套的。我们要完全相信党的方针、政策,用老老实实、实事求是的态度揭发矛盾,帮助党做好整风工作。不要伯扣帽子,更不要怕受打击。整风运动从某一些角落来看,肯定会有曲折,肯定会有过“左”、过右的偏向,但党是会明是非的。是非最后也一定会明的。□

(原载1957年6月10日《人民日报》)
本站2009年12月转帖 最后更新:2014.11.3.


【上一篇】社论:这是为什么?(1957.6.8.)

【下一篇】社论:工人说话了(1957.6.10.)

 

返回本专辑


延伸阅读
  储安平:国民党失败的统治(原载1946年9月14日 《观察》杂志 第三期)新信息
  储安平1948年11月6日的一篇旧文:一场烂污(痛斥国民党政府)
  应学俊:“皇上圣明,臣罪当诛”?—回顾自上而下的“反右扩大化”(2014.8.)
  章乃器简介 / 中共诤友章乃器 / 章乃器的最后历程


 
 
版权所有©“教育·文史哲”网站(原名【语文·教育·研究】) 2003-2022  建议使用谷歌或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 |
关于本站及版权声明   联系本站 E-mail:yxj701@163.com   信息产业部备案号:皖ICP备090153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