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本站| 语文教育| 陋室斋| 教育理论 | 教育随笔 | 教育技术| 师生Webquest| 行知研究| 历史瞬间| 视听苑 |留言板

   网站导航>首页>教育随笔>札记:《论语》中的糟粕

| 您好!今天是

-----------------------------------------------------------------------------------------------------------------------------------------------------

札记《论语》中的糟粕

                                 ——  阅 读 札 记            安徽/应学俊

    

 

《论语》即儒家思想无疑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除了“五·四”运动与上世纪70年代的“批林批孔”运动,它经几千年统治者的强化、固化,已深深植根于我们民族的文化之中。而在21世纪之初,它再次获得至高无上的地位,被主流媒体大力宣扬,于是平民百姓中很多人再次趋之若骛,以至于穿古装、捧木牍、匍匐在地祭孔蔚然成风。这其中,于丹教授自然“功”不可没。当然,易中天教授曾经对“一个劲儿的弘扬”有过“精辟”的解释只是笔者不敢苟同——易中天说“对中华文化中值得置疑的方面,应该对政府说,而不是对人民大众”。

        

然而,这样的尊孔读经究竟对不对、好不好姑且不论,仅以目前党中央对先进文化的导向来衡量也是有些偏离正轨的。胡锦涛总书记指出,中华文化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团结奋进的不竭动力。要全面认识祖国传统文化,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使之于当代社会相适应、与现代文明相协调,保持民族性,体现时代性。http://news.sina.com.cn/c/2007-10-15/111714089737.shtml——恐怕我们有些媒体和学者,只看见前面的话,而忽视或者曲解了胡总书记后面的话了吧?所以引导和教化民众“取其精华”有余、有误,而“去其糟粕”不见,给人的感觉是中华文化不得了的博大精深,而《论语》则可以包治百病,几近“代表着先进文化前进的方向”了。

          

于丹、易中天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每当谈到“大众的追捧该怎样看待”时,他们俨然是把许多人趋之若骛作为评判他们“弘扬中华文化”之举的标尺的——虽然他们没有明说,但是从一颦一笑之中完全可以看出其得意——有名的表述是“我们是‘运动员’,我们的表现如何得由观众评判”(语见“于丹与王志面对面”)。可是,于丹们不知是不是还应当想一想:老百姓越是如此趋之若骛,他们作为知识分子、学者应尽的社会之责任是否就越重?其所写所说能否禁得起时间、空间以及实践的检验?批林批孔时全国民众乃至很多学者也都众口一词,可结果呢?所以,趋之若骛是否就能证明某种言论、行为的真理性?这是要认真思考的。可以说,对《<论语>心得》趋之若骛的群体来自各行各业各阶层,他们大多对《论语》原著知之不多,那么,从一个知识分子、专业文化学者的良知和社会责任出发,是否应当更多一些理性来审视这种趋之若骛的现象?于丹教授对如此讲述《论语》是否有值得忧虑之处?

        

正如一个叫做“闲庭信步”的博客中,主人这样写道:

于丹《论语心得》确实给我们带来了全新的体验,使绝大多数国人都能理解《论语》。但是,从《<论语>心得》中也发现了小小的遗憾。

第一缺少一种批判精神对待传统文化,历来就是批判中继承,继承中批判;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论语>心得》在继承发扬传统文化方面做得无可挑剔。但是,整个讲座都缺少一种批判的目光。我们知道,《论语》虽然对中国的历史发展有巨大的影响,但其中的许多观点已经不适合今天社会的发展需要。于丹应该教给国人一种科学对待传统文化的态度和方法。“心得”不应仅仅是赞扬,还应该有反思、批判。

……

于丹之存在,对于当今的的思想界和文化界是一件大幸之事:传统的思想和文化得以继续传承和发扬。于丹现象之出现,对于当今的的思想界和文化界又是一件不幸之事:当今的思想界和文化界缺少批判和独立的精神(见http://rushuizhixin2008.blog.sohu.com/80475207.html

         

其实,正如西方人未必个个信仰基督教,但人人都知道《圣经》一样,中国也是人人知道《论语》、孔子,但对其中的大多数具体内容能熟知的并不多。正因如此,我们的主流媒体、主流学者如果把《论语》及儒家思想不加鉴别地一味推崇到极致,使之成为所谓“心灵鸡汤”,而不是引导广大媒体受众和更广大的民众自觉地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其结果必然导致盲从,甚至可使诸如“父母在不远游”、“父为子隐、子为父隐”以及二十四孝之类《论语》及儒家思想中的糟粕也会成为老百姓继续遵从的德行准则——因为那是连今人、政府部门都匍匐在地去祭拜的孔子说的呀!不幸的是这样的效果已经很清楚地显现出来了。

         

不说一些学者对这一问题的质疑,也不说有自称是于丹的学生者撰文写书表示“孔子很着急,庄子很生气”,其实,就一般网民提出这方面质疑的也很多。他们纷纷客观、理性地指出《论语》中的糟粕。虽然反对者大概大大少于肯定或追捧者,但别忘了“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中国共产党在当初也是少数又少数的。数量不可小觑,但唯数量判定一切是形而上学的。笔者在此做这一“阅读札记”,也就是想引起一些朋友对这一问题的思考。

 

《论语》中的精华是有的,于丹等之说已有过之而无不及了,不再赘述。但有什么糟粕呢?书店里自有相关书籍,网上的文章也不少,这里选记几则,还是有人不盲从的啊——                                              (未完,“糟粕”列举见下页

                     第一页   第二页   第三页             下一页

 

                                                                                                       

 

版权所 ©【语文·教育·研究】网 '2003 注意:建议选择IE5.0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8辨率访问本站

关于本站及版权声明   联系 E-mailyxj701@163.com

备案序号ICP备070022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