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本站| 语文教育| 陋室斋| 教育理论 | 教育随笔 | 教育技术| 师生Webquest| 行知研究| 历史瞬间| 视听苑 |留言板

   网站导航>首页>教育随笔>札记:《论语》中的糟粕-2

| 您好!今天是

-----------------------------------------------------------------------------------------------------------------------------------------------------

     札记《论语》中的糟粕 (二)

                                 ——  阅 读 札 记            安徽/应学俊

------------------------------------------------------------------------

网文摘编之一:于丹如此解读“子贡问政”

            (作者:李悦 /《批评于丹(7)》 来源:腾讯读书

               

于丹如此解读“子贡问政”

 

《论语·颜渊》第十二之第七:“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于丹的解释是:没有粮食无非就是一死,从古而今谁不死啊?所以死亡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国民对这个国家失去信仰以后的崩溃和涣散。物质意义上的幸福生活,它仅仅是一个指标;而真正从内心感到安定和对于政权的认可,则来自于信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仰。这就是孔夫子的一种政治理念,他认为信仰的力量足以把一个国家凝聚起来。【本站注:此话似乎耳熟,细细一想,原来历史上有人说过类似的话,近浏览网页曾见,袁世凯当年发布《尊孔令》时就说:一个国家不必愁贫,不必忧弱,惟独国民道德若丧亡,则“乃必鱼烂土崩而不可救”。

            

于丹在这里把“民无信不立”的“信”解释成“信仰”和“对政权”的认可,显然将“民”当成了这一句话的主体。子贡向孔子问政,是问一个国家要想安定,政治稳定,需要哪些条件。孔子回答时也是把国家当成主体的,只有国家才能做到“足食”和“足兵”,同样也只有国家在“必不得已而去”时,有权力和有能力“去兵”和“去食”。因此,“民信”的主体也是“国家”,而不是“民”。“民信”的正确解释应该是“取信于民”,就是让老百姓相信。本站按:“相信、信任”和“信仰、信念”岂能混为一谈?上级党组织“信任”某个同志能说“信仰”某同志吗?

                   

孔子非常强调国家应该取信于民的思想,例如他在《论语·子路》中说: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上好,则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则四方之民襁负其子而至矣,焉用稼?

以上“上好”的主体是“上”,指的是“上”在取信于民,孔子还在《论语·阳货》中说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

以上“则人任焉”是说信实就会使别人为你效力,别人当然不是主体。

          

《论语·子张》中还有——
  子夏曰:“
君子而后劳其民,未,则以为厉己也而后谏,未,则以为谤己也。”

这段话是说:君子取得信任,然后才能役使人民,如未取得信任,就会以为是虐待自己。君子取得信任,随后才能给别人进忠言,如果没取得信任,就会以为是在诽谤自己。

         

可见《论语》在多处谈到“信”时,国家、君主和君子都是话语主体。于丹错将民(百姓)当成主体,与上面能“足食”、“足兵”的主体不一样了,讲不通了。她索性错下去,又将“信”解释成“信仰”,于是“民无信不立”就被于丹歪曲成“民没有信仰不能立国”了。我怀疑于丹在这儿是有意曲解这句话,为的是把一个国家的“不立”的责任推在老百姓身上,以便“上”和“君”就可以指责百姓没有信仰而误国了。

…… ……

          

本站感悟】于丹此种解释无疑是非常有利于当今国家、政权之稳定,非常有利于增强所谓民族“凝聚力”的。但《<论语>心得》也罢,解读《论语》也罢,在中国最大的电视媒体上面对上亿受众总不能因为某种主观目的而随心所欲地诠释经典吧?而于丹教授为了突出“信仰”之于国家“凝聚力”的重要,竟也首肯孔老夫子的“去食”,并说“没有粮食无非就是一死”,听了让人不寒而慄——是啊,三年大饥荒上千万人因“没有粮食”而死,在于丹看来也无足惜了,可这与当今“以人为本”的理念好像也相去甚远了吧?此说还能算作《论语》中的“精华”?其,老百姓都饿死了,对国家还有何“信仰”

 

央视“一鸣论道”:

当于丹们“火”了之后

 

可言?实乃无稽之谈。此时于丹大概忘记了什么叫“民以食为天”了吧?

以笔者愚见:去兵可,去信可,唯独不可去食;因为世上万物人为本,没了粮食百姓要饿死,百姓都饿死了还有什么国家、军队?还有什么对政府的“认可”?而政府努力使百姓丰衣足食安居乐业,国富民强,这是最大的“取信于民”,自然也不愁军队的事了。难道不是这样吗?于丹教授为何要如此勉强地“圆”孔老夫子这本来就没什么逻辑的废话呢?(就此段而言)就是要强调百姓宁可饿死也要“信仰”国家、政府?

但是,从精神与物质的关系来看,于丹已经把精神层面的“信仰”置于物质之上了,似乎“信仰”可以解决一切问题,高于人的生存权。可即便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来看,这也已经陷入唯心主义。与邓-Xiao-Ping“发展才是硬道理”是相悖的。从这一点来说,真的要消消于丹之“毒”了。如此解读经典教化民众,知识分子的科学精神和社会责任感何在?难怪央视“一鸣论道”也对于丹如此解读“子贡问政”发出的质疑有所评述了(请看右边的视频)。

 

再次审视于丹“《论语》心得”之所以赢得很多受众的欢迎,其原因大致应该是如下几点:

     

一、《论语》中的很多经典词句确实已深深植根于汉语言中,植根于许许多多中国百姓的思想之中;但国人之大多数源于各个行业,各自术有专攻,也不排除一些人原本文化不高,一般而言,对《论语》原著知之不多;而于丹之说恰能引起观众对既熟悉又陌生之《论语》的兴趣与关注,但对其的诠释和“心得”一时尚难辩优劣真伪,因为毕竟不能说于丹都说错了。

二、于丹是口才不错的老师,善于旁征博引,善于讲故事,这是一个好的文科教师讲好课的诀窍之一。细细推究起来,我们不难发现,听众观众往往对于丹所说“故事”的兴趣、印象大于对于丹所说之《论语》或孔孟之道言论本身的兴趣、印象(如于丹讲“心灵之道”,几乎整个儿在讲故事)。于是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一方面于丹所说之故事,就故事本身的寓意而言,其折射出的哲理大多也是不错的,而另一方面,这些故事与《论语》的联系有很多确实牵强附会有很多毕竟并不能或基本不能用于佐证《论语》,但这一点常常被观众、听众忽略了,误以为那就是《论语》的意思。

三、在社会改革、转型期,原有的信仰、秩序、价值观打破了,新的信念、价值观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国人在飞速运转的时代列车上有些头晕目眩,精神之家园有所失落。此时,“心灵鸡汤”的出现,如海上漂泊者突见若隐若现之海岸线,这是可以给人以慰籍的——不管它是不是《论语》——中国人有许多信奉了基督教(甚至还有70后、80后的青年)就是一个例证。

     

笔者突然想到,于丹的《论语》心得如果换一个名称可能更好,因为于丹所讲真的不是原汁原味的《论语》本身,而是“人生哲学”心得——当然,谈“人生哲学”时,联系孔夫子那些确实经得起时间、空间和实践检验的哲言还是不错的。实话实说,除去《论语》,于丹的这个讲座听听也还是可以的,只是不能出现如“子贡问政”或这份札记中选编的那一类糟粕、谬误。我们的知识分子、学者专家在弘扬中华文化之时还是不要忘了胡锦涛总书记提出的“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原则,不要忘了要“代表先进文化前进的方向”。而“去其糟粕”并不是把“糟粕”打扮成“精华”或避开糟粕不谈,而是引导媒体受众和国人明辨糟粕与精华,自觉弘扬精华而摒弃糟粕——只有能够明辨,才能做到不盲从,才能自觉弘扬应该弘扬的东西。这应当是知识分子、学者专家的良知和责任所在。

 

网文摘编之二:(作者:power.1980 来源:雅虎论坛

      

我认真地听了于丹老师的讲座,感慨颇多,十分想和于丹老师探讨一些东西,如果于丹老师能看到,请回复我,谢谢。我的邮箱:power.1980@yahoo.com.cn

              

我是做技术的,《论语》里的东西,个人认为,除了关于道德和做人准则方面的我是赞成的,也本着良心做个好人,而其他方面全是糟粕,我十分反感。例如:“君子怀德,小人怀土;君子怀刑,小人怀惠。”——努力工作,多挣些银子养家,有什么不好吗?难道这样就成了“小人”吗?环视我的四周,有什么东西是我们的老祖宗发明的?——请不要和我说四大发明!请告诉我,那些故纸堆里面,有一点点关于民主、自由、平等、宪制的影子吗?2千多年的中国封建历史,周而复始的王朝更替,演绎胜者为王的丛林法则,同猴子有什么区别?又有哪个所谓的圣人将中国社会引向了真正理性的发展方向?于丹老师是学历史的,请问中国400多个皇帝,又有几个所谓的“明君”?

……

还有就是到现在还把赢政、曹操这种屠城无数的人说成英雄,我真的无法想象如果中国再出现这样的所谓英雄我们该怎么办?!

人人都希望过上快乐幸福的生活,于丹教授认为,“幸福快乐只是一种感觉,与贫富无关与内心相连”。那么,中国俗语:“贫贱夫妻百事哀”又作何解释?论语也许可以教出个把“君子”,但绝对教育不出“君子社会”,中国的历史就证明了这点!因为人的本性才是最强大的力量。个人认为,论语中消极的东西多,积极的东西少,与现代社会对人的要求相距甚深远,看看可以,不学也罢。【本站补充:孔子是希望百姓“安贫乐道”而不要“犯上作乱”的,在第三页上有孔子原话。

-------------------------------------------------------------------------

网文摘编之三:(作者: 木铎 中青论坛

 

论语》里有一句话:“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最近看书,把我给看糊涂了。

意思一:可以要老百姓跟着走,不一定要老百姓知道这是为什么(李泽厚《论语今读》)

意思二:康有为改句读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使孔子民主化。(《论语今读》该句的[记]。没有完整的解释。我这样理解所谓的“民主化”的:老百姓认可了,就让他跟着走,不认可,就要耐心地解释让他知道。)

意思三:梁启超认为这句话应该这样断句:“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在梁启超的解释中有一股非常强烈的宰制性心态,老百姓如果顺服,就由他去,如果不顺服,就要教导、教训,让他顺服。(《启蒙的反思》P100。另:到底是梁启超这样认为,还是康有为这样认为?抑或两者都这样认为?)

意思四:老百姓只能让他们按照他们的存在方式去生活,不要迫使老百姓去接受君王的意识形态,不要强迫他们接受你认为他们必须要接受的东西。(《启蒙的反思》P101,黄万盛的观点)

意思五:如果你能创造好的条件,比如“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他们能够跟着做,可你要想让他们都能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个你不能强迫。(《启蒙的反思》P102,杜维明的观点?宋明理学认为?)

你瞧瞧,这么一句简简单单的话,就出来这么多的意思。

          

本站感悟】《论语》中的一句话理解起来竟如此艰难,且难有断论,如何是好?这不由得更加佩服于丹教授的胆量与学识。“民可使……”一句,恐怕不把孔老夫子从地下挖出来请他详解其句读、含义就很难有权威的解释了。笔者才疏学浅,更不想对此提出任何见解。

但有一点事实是肯定的:不论如何解释孔子的这句话,历代统治者确实是取上述“意思一”而为之的。古代君王视百姓为群氓、“下愚”要他们匍匐在地山呼万岁自不必说,回想文革前后的历史亦可佐证一二——一会儿打倒刘少奇,于是全国共讨之、全党共诛之,有几个真的知道其中内幕?但照样跟着挥拳头喊口号愤慨无比;一会儿打倒邓-Xiao-Ping,老百姓不管三七二十一也跟着喊“打倒”,谁又知道为什么要打倒?一会儿是罗瑞卿、一会儿是杨尚昆、一会儿又是王、关、戚……不一而足,数不胜数,到后来竟然连钦定的副统帅也成了叛国者,昨天还祝愿他“永远健康”,今天全国人民又愤怒声讨,有谁知道个中奥妙?到后来,毛夫人也成为阶下囚,全国人民像牵线木偶,挥动红宝书一会儿紧跟“以……为首……以……为副的……”,一会儿打、砸、挥拳打倒,一会儿又敲锣打鼓庆祝……“民”有几人“知之”?岂不皆“由之”?间或有个别人想“知之”,有一些独立思考,并进而提出不同见解,便立刻遭到惨无人道的诛杀,张志新李九莲王申酉彭海源等等就是典型的例子。难怪诗人杨牧在文革后愤然写道:“我不是猢狲,我不会再被敲锣者戏耍!”

“知之”?怎么说你就怎么听、怎么信呗。

        

上世纪70年代,批林连带出“批孔”,全国人民男女老少不问三七二十一齐上阵,掘孔庙,焚孔像,还要踏上一只脚;21世纪,“百家讲坛”开播“《论语》心得”,好多好多人又趋之若骛去买书,“粉丝”层出不穷,穿上古装匍匐在孔夫子塑像的脚下如拜皇上,这不能不说是长期“使由之”的结果——所不同的是,开始有了不同的声音发出来——看来时代是在进步的。人民中的一部分已经不仅仅是“可使由之”了,他们还要主动地去“知之”、“之”,这是何等难得与可贵啊!

          

诚然,中央开始提出“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的要求,虽然还需要相当的努力才可能实现,但这毕竟也是逐步使民“知之”的开始。难得、欣慰啊!可惜的是易中天教授还是认为中华文化中的“置疑”与“批判”只能“向政府说”,只能是少数学者去研究,而不宜在国家媒体上向人民去说……在他眼里,人民只能略知,只能知其精华而不可知其糟粕,否则有损“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呜呼,民欲“知之”何其难!

 

                     第一页   第二页   第三页            下一页

 

                                                                                                       

 

版权所 ©【语文·教育·研究】网 '2003 注意:建议选择IE5.0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768辨率访问本站

关于本站及版权声明   联系 E-mailyxj701@163.com

备案序号ICP备07002242号